<track id="hrpl7"><strike id="hrpl7"></strike></track>

    <big id="hrpl7"></big>

        <ins id="hrpl7"></ins>

        <del id="hrpl7"></del>

        犬貓食管炎

        發布時間:2022-01-27 10:26:40

        犬貓食管炎
        譯者:劉雨潔(成都安安中心醫院)
        審核:湯永豪
         
        關鍵詞:食管炎,胃食管,反流,食管,組織活檢,犬,貓
        關鍵點:
        • 食管炎主要是由于各種原發性病因導致胃十二指腸反流,引起食管暴露于酸環境中所致。
        • 嗜酸性食管炎是一個例外,這是一種出現在食管的原發性炎性疾病,其病因可能是過敏。
        • 食管炎的臨床癥狀會不太相同,且很難與其它上消化道疾病(主要是食物反應性)區分開來。
        • 當沒有其他食道疾病可以解釋臨床癥狀時,則懷疑是由于食管下括約肌功能不全而導致的胃食管反流,這與人類的普遍狀況類似。
        • 胃食管反流引起的食管炎可以通過無線食管pH監測(Bravo膠囊)、內鏡檢查或食管內鏡活檢和組織學檢查來確診。

        引言

        食管炎是指食管粘膜的局部或彌漫性炎癥。一般認為是由腐蝕性或化學性物質(如胃酸、膽汁酸)損傷引起的。在人類中,引起食管炎最常見的機制是胃食管反流(Gastroesophageal reflux,GER)導致的胃食管反流疾?。℅ER disease,GERD)。GERD一般認為是由下食管括約?。↙ower esophageal sphincter,LES)功能不全引起的。在小動物醫學中,繼發于原發性LES功能異常的GERD尚不清楚,因為在人類醫學中是基于感知癥狀的詳細問卷來診斷GERD,而在小動物這是不適用的。而且非糜爛型的GERD患者(即食管鏡下無可見病變和反流相關癥狀)在人類醫學中占大多數比例,所以在小動物醫學中情況就變得更加復雜。
        還需要注意的是,食管炎癥本身可以通過損害胃食管括約肌的興奮性膽堿能通路,導致食管動力減退,進而導致胃食管括約肌無力,這與食管炎的病因無關。在貓中,實驗性食管炎的誘導已被證明可以減少乙酰膽堿的釋放,并降低胃食管壓力。這些改變在食道損傷恢復時是可逆的。

        與食管炎相關的疾病

        犬貓食管炎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一種單獨存在的疾病,而是繼發于胃(十二指腸)反流,而胃(十二指腸)反流又有多種原因。犬貓食管炎最常見的情況是圍麻醉期反流,臨床癥狀通常在麻醉之后的幾天開始出現,診斷通?;诓∈芬约芭R床癥狀。有報道稱,腹腔手術有較高的GER風險,術前禁食時間和麻醉前藥物的選擇也會影響麻醉期間GER的發生率。在極端情況下,有可能發生繼發于圍麻醉期胃酸反流的致命性食管破裂。然而,還沒有關于術中食管胃酸暴露的程度與隨后發生食管炎的風險之間的關系的相關資料。還有一部分食管炎是由藥物引起的,貓在接受口服藥物治療時似乎特別容易引起食道炎,特別是抗生素,如克林霉素和多西環素 (鹽酸多西環素與一水多西環素相比,會引起強酸性溶液[pH值2-3])。因此,在給貓口服藥物時,推薦常規給予少量的水以促進食管清除藥物。更進一步的食管炎原因是異物滯留、頻繁嘔吐、食道飼管位置不正、食管遠端腫瘤(通常為平滑肌瘤),所有這些都會使食管粘膜暴露于胃(十二指腸)反流的程度增加。原發性胃酸過多的情況,如卓-艾綜合征,或因急性胰腺炎或幽門流出道阻塞而導致的胃排空延遲,也可在胃內容物回流損傷食管黏膜時導致食管炎。食管裂孔疝會導致胃食管壓力屏障的功能解剖結構改變(膈腳的內在支持喪失)和食道被胃酸損傷,也容易引起犬貓的食管炎,由于上呼吸道阻塞引起的食管裂孔疝和相關的胃食管反流是短頭品種犬常見的問題。沒有品種傾向性的上呼吸道阻塞也可能引起反流性食管炎,但不太常見,其致病機制可能是由于吸氣時用力增加,導致胸腔內負壓。在特發性巨食道癥病例中,由于食性的長期影響,酵母菌性食管炎(念珠菌屬)很少會成為繼發性并發癥。
        嗜酸性食管炎(Eosinophilic esophagitis,EE)可能是唯一不是GER作為潛在因素誘發的原發炎癥性食管疾病,這是最近在犬貓身上發現的一種食道炎性疾病。這可能是一種過敏性疾病,其特征是嗜酸性粒細胞在食管組織內明顯積聚。嗜酸性粒細胞的存在和活動會導致組織損傷、水腫、炎癥和纖維化。迄今為止,僅報道了病例報告,目前尚不清楚在犬貓中EE的診斷是否不足。
        在犬貓中,由于存在多種反映食管疼痛的臨床癥狀,也經常其懷疑患有由于LES功能不全引起的反流性食管炎(類似于人類GERD)。GERD的診斷缺乏特定標準,所以只能根據臨床和內鏡檢查結果,排除其他食管和食管外疾病,以及對治療的充分反應來作出初步的診斷。診斷人類GERD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對癥狀的認知,在動態食管pH測量中,在理想的情況下反流與癥狀間有密切的相關性。然而,盡管癥狀從定義上來說是固有的主觀經驗,并由患者傳達給醫療專業人員,但是犬貓表現出的臨床體征是否與食管炎相關并不確定。這就是為什么GERD大多是一種排除性的診斷,理想情況下是基于對治療的明確反應。最近,??圃\所估計疑似犬GERD的3年發病率為0.9%,診斷是綜合其病史和臨床癥狀,以及影像學、內窺鏡或組織病理學,并沒有實際顯示食管反流增加的證據。GERD是否真的是犬貓的一種獨立性疾病仍存在爭議,因為炎癥性小腸疾病也可表現出相似的臨床癥狀。根據筆者的經驗,許多臨床癥狀最初歸因于反流性食管炎的患者都患有慢性炎癥性腸病,而且通過長期飲食改變、大劑量多菌株益生菌或布地奈德均可以成功地進行治療。
        根據內窺鏡和組織學檢查,患有慢性齒齦口炎的貓并發食管炎的幾率很高。由于臨床特征有限,無法確切區分口炎和食管炎,因此很難確定食管炎在多大程度上會引起這些患者的臨床癥狀。與正常犬相比,特發性喉麻痹患犬發生胃酸反流的幾率也會增加,反流甚至會到達食道的最近端。然而,這些發現并沒有食管炎的內鏡證據,在該研究中也沒有進行食管活檢。

        臨床癥狀

        食管炎可以導致由于炎癥引起的速發癥狀或食管狹窄引起的延遲癥狀?;驾p度食管炎的動物可能沒有臨床表現,而患有嚴重的食管炎動物可能出現食欲下降,厭食,吞咽疼痛或吞咽困難,流涎,空吞動作增加,吞咽時頭頸部伸展,干嘔,嘔吐,返流,突然莫名的不適,噯氣,流涎,或舔舐皮膚。短頭犬(特別是法斗)通常在活動增加或興奮時表現出泡沫物質的返流和干嘔。
        文獻中報道的臨床癥狀包括干嘔、嘔吐、反復吞咽、夜間不適、突然緊張、不安或不適,以及明顯對食物感興趣卻拒絕進食。

        在EE病例中可能會出現瘙癢和其他過敏性皮膚病表現。并發的腹部脹氣表明這是一種小腸疾病,且即使沒有腹瀉也會發生脹氣。盡管臨床癥狀的嚴重程度取決于食道病變的程度和深度,這種說法看似合理,但它們并不總是相關,并且可能有很大的不同。聲音嘶啞,喘鳴和咳嗽可以反映出會厭、喉和上呼吸道受到損傷。麻醉相關反流性食管炎的發病時間在麻醉后1-3天到2周不等。體格檢查時,患者可能出現口臭和喉部癥狀,伴有紅腫、充血、聲帶和杓狀軟骨水腫。但是,大多數患者的體格檢查都是正常的。食管狹窄的臨床癥狀取決于梗阻的程度,狹窄程度越嚴重,返流越明顯;然而,吞咽疼痛也可能引起反流。接近咽部的狹窄可引起快的反流。輕度至中度狹窄可能沒有臨床癥狀,在病患吞下大量或堅硬的食物才會出現(圖1A, B)。有時隨著狹窄繼續收縮,嚴重程度逐漸加重,則導致更嚴重的管腔狹窄。

        圖1. (A) 8歲的查理王獵犬胸部中段部分食管狹窄及食管炎,繼發于異物(骨頭),且在食管中停留了2天。取出異物5天后進食正常量后,該犬開始反流。一小部分耐受良好。(B)同一只狗的食管遠端有多個褐色小點,代表粘膜下腺體對胃酸反流增加的增生反應。

        與人類相似,食管炎也可能引起炎癥性氣道疾病,因此應注意評估呼吸系統。食管炎的肺部表現包括吸入性肺炎、慢性支氣管炎和潛在的間質性肺纖維化。關于這方面,特別需要注意的是,特發性肺纖維化幾乎只發生在較老的西高地白梗中,這也是一個以食道異物滯留而聞名的品種。繼發于食道蠕動障礙的慢性間歇性胃酸微量吸入,可能是西高地白梗的一個重要的致病因素。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雖然胃液微量吸入在各種犬呼吸道疾病中都有發生,但僅在健康的西高地白梗的支氣管肺泡灌洗液中檢測到了的膽汁酸,并以此作為胃十二指腸內容物微量吸入的替代標記物。

        診斷

        盡管病史和臨床表現提示可能是食管炎,但常規實驗室檢查的結果通常是正常的。放射檢查在診查食道炎方面用途有限,可能僅表現輕度食管擴張或食管遠端積液,但是,放射檢查可以檢測到異物、食管裂孔疝、食管擴張、血管環異?;蚰[塊,并且病理性肺部形態可能反映肺部吸入性損傷??v隔或胸膜空氣或液體積聚表明可能發生食管穿孔。如果懷疑發生穿孔,應使用碘制劑代替鋇造影劑。雖然食管造影價格便宜,易于獲得且無創,但它們僅用于檢查食管狹窄或食道內腫物。食管鋇餐造影對食管炎的診斷敏感性較低。中度至重度炎癥時,粘膜不規則和造影劑長期滯留可被發現,而輕度食管炎則可能被忽略。透視吞咽研究有助于評估整個吞咽過程中的食管運動,它就像靜態圖像一樣,能減少錯過造影劑通過一個狹窄點的時刻。用液體造影劑做濕吞咽和用鋇-食物混合劑進行干吞咽是很重要的,因為液體有時可以通過局部狹窄部位,而食物可能會被留滯。雖然吞咽研究可以評估食管炎的病因(反流、食管裂孔疝、食道內腫物)以及預后(食管蠕動障礙、狹窄、反流),但它不是診斷食管炎的有用方法。

        內窺鏡檢查

        盡管尚未在小動物臨床建立內窺鏡診斷食管炎的標準以及食管炎嚴重程度分級,但內窺鏡檢查仍是診斷食管炎的最靈敏的方法。值得注意的是,有關犬貓食管炎的描述性內窺鏡檢查工作是少于病例報告的,而且細微的病變很有可能未被發現。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22只犬中僅有1只表現出食管炎的臨床癥狀,同時也有內鏡支持。食管炎的早期體征,通常是LES上方的紅斑和水腫(圖2),但這些體征的發現取決于內窺鏡設備的質量。其他體征包括血管增多,這是因為粘膜表面附近的酸使毛細血管增多(圖3A,B)。長時間的酸損傷導致犬的粘膜下食管腺體增生,并且它們的排泄管很容易被看成小圓點(圖4)。另一個常見的體征是粒度增加,粘膜表面看起來粗糙且有皺褶(圖5),嚴重食管炎可出現滲出性假膜和潰瘍性粘膜。已報道的犬貓EE病例中,食管黏膜明顯異常,增生性病變明顯,類似于鵝卵石樣外觀,易碎且充血,有滲出和潰瘍,并有良性結構形成?;加蠩E的人類的典型內窺鏡檢查結果包括同心環、褶皺、滲出液和狹窄。然而有報道稱,多達40%的病例進行了內窺鏡檢查結果顯示正常,如果不進行活檢,可能會漏診EE。本文作者一直在符合臨床癥狀且無明顯食管內膜表現的患者中積極尋找進行活檢的EE,但至今還沒有發現一例。LES上方的圓形炎癥盡管在反流性食管炎中很典型,但不應與鱗狀柱狀上皮交界處(食管鱗狀上皮和胃柱狀上皮的分界線,即所謂的z線)相混淆,這個表現在有紅斑和胃粘膜發紅的犬貓中能被清晰地描繪出來,在食道過度通氣的情況下尤為明顯。狹窄在內窺鏡檢查時通常很明顯,除非是在食道直徑比內鏡視野大得多的大型品種中,可能會忽略掉狹窄的部分,在這種情況下,大量的空氣注入通常有助于顯示灶性縮小的食管直徑。內窺鏡檢查應始終包括全面的胃部檢查,并特別注意賁門和幽門,以排除諸如阻塞性平滑肌瘤或射線可透異物等潛在異常,以確認食道炎是主要問題。同時進行十二

        指腸鏡檢和活檢也是合理的,因為非特異性的臨床癥狀也可以反映小腸疾病的存在。

        圖2. 1歲雄性法國斗牛犬的遠端食管炎,表現為每日反流。在LES(箭頭)上方可以看到條紋狀侵蝕,最終診斷為短頭顱阻塞性氣道綜合征引起的反流。

        窄帶成像僅使用被血管吸收但被粘膜反射的藍光和綠光,它可以更好地捕獲食道表面的微觀結構,揭示人類食管炎患者的細微變化。窄帶成像在犬貓的食管炎的診斷價值還有待確定(圖6)。
         

        圖3.(A)一只6歲雌性絕育的伯恩山犬出現在LES上方的遠端食管炎,表現為食欲不振,病因不明。(B)一例9歲拉布拉多獵犬的食管鏡檢查結果,表現為舔嘴唇和空咽的次數增多。從Z線(白色箭頭)開始,LES周圍血管增多。在3B下對狗進行胃鏡檢查(C),發現其顆粒,紅斑和突出的凸起增加。組織病理學檢查發現嚴重的淋巴細胞性胃炎伴纖維化,鑒別診斷為小細胞淋巴瘤。

        圖4.(A)與圖3B和C相同的狗。長時間的酸性損傷導致粘膜下食管腺增生,其排泄管可以看作是圓形的褐色斑點。 (B)窄帶成像。

        圖6.一只8歲的杰克羅素梗犬的LES,它間歇性嘔吐、咂嘴、拒絕進食。白光內窺鏡檢查(A)顯示輕度粘膜靜脈擴張(細箭頭)和不連續的縱條紋(粗箭頭),反映了粘膜下腺體排泄管被激活。(B)窄帶成像(藍綠色光內窺鏡檢查)突出了這些發現。食管無線pH監測顯示, pH小于4的時間約1%(0%-3.1%)。組織病理學顯示中度胃和十二指腸淋巴漿細胞性炎癥。胃酸抑制作用未見改善,新的蛋白質飲食和布地奈德最終使臨床癥狀消失。

        食管組織學

        沒有進行活檢的食管鏡檢查不足以排除食管炎,因為據報道在犬貓有的病例中,內窺鏡檢查和尸檢顯示粘膜非常正常,但卻有食管炎的組織病理學證據。這一發現與人類的發現一致,GERD患者的內窺鏡檢查結果從無可見的粘膜損害(稱為非糜爛性食管反流?。┑绞车姥?,消化道狹窄或巴雷特食管不等。但是,除了在較嚴重的食管炎病例中,很難獲得足夠的食管活檢,因為食管有堅固的分層鱗狀上皮,甚至在同一位置用鋸齒狀鉗子重復活檢也只能得到上皮部分。Munster及其同事主張使用標準鑷子從胃食管連接處進行活檢,該鑷子可與開放的橢圓形分支和小刀一起使用。在僅包含鱗狀上皮和固有層黏膜的活檢組織中,可以發現結構性的微觀異常,例如纖維化,炎癥,基質乳頭的延長以及基底細胞層厚度的增加。在食道pH測定法出現之前,食道組織學被用于研究人的GERD,發現基底細胞層增生性增厚和固有層間質乳頭的異常延長反映了過度再生,因此被認為是人類GERD的病理學特征。最近還報道了20例表現出反流性食管炎的臨床癥狀的犬的食管活檢組織過度再生變化的組織學證據。到目前為止,尚未根據可量化的金標準(如食管內pH值測定法)來評估這些組織學病變對反流性食管炎的敏感性,但11例過度再生性食管病犬在用質子泵抑制劑治療后,有8例的反流和肺功能得到改善。迄今為止,尚未評估食管組織學病變的特異性,這一工作似乎很有挑戰性,因為不能確定地排除臨床上無癥狀的反流性食管炎。但是,在接受內窺鏡檢查的年齡匹配的對照犬(n=19)中,由于與食管無關的臨床體征(如慢性腹瀉),過度再生性食道病變明顯少見。顯然,有必要做進一步的工作來闡明犬貓食道組織學病變的發生率及其意義。在犬貓中,內窺鏡檢查發現嚴重的慢性胃酸暴露(例如Barrett食管,即化生的柱狀上皮代替遠端食管的正常鱗狀上皮)非常罕見,這進一步說明了犬貓GERD可能不如人類普遍。
        相反,EE的組織學發現就很簡單直接。在健康食道中不會發現嗜酸性粒細胞,一旦有這些細胞的存在則預示著疾病。人體醫學指南建議,當患者出現食管功能障礙癥狀且在沒有GERD等原因的情況下,食管活檢顯示在高倍視野中有15個或更多嗜酸性粒細胞時,應進行EE診斷?;糆E的犬貓在每個高倍視野中的嗜酸性粒細胞范圍為20至40個。

         
         
           
         

        圖7. pH膠囊附著在遠端食管黏膜上,用于連續監測疑似反流性食管炎犬的食管pH值。

         

        食管pH測定

        所有這些程序都可以幫助診斷食管炎,但是當懷疑有GERD時仍無法監測和定量反流。在人類中,無導管的食管pH監測已成為診斷GERD的金標準。這項技術不僅提供了食管酸暴露的信息,而且能夠評估與酸反流發作相關的癥狀。人類廣泛使用的系統是Bravo系統。它包括一個小膠囊(26.0 mm×5.5 mm×6.5 mm),包含一個帶內部參考的銻pH電極、帶射頻發射器和電池的小型電子設備、膠囊輸送系統以及一個用于監測食管內pH的外部接收器。該無線pH監測系統是延長犬非固定無導管食管pH值監測的有效工具(通常為4天;某些膠囊粘附至粘膜長達7天,因此可以相應延長食管pH值測量時間)。 內窺鏡膠囊放置快速簡便,并且未觀察到不良的臨床體征。目前該系統的缺點是pH膠囊、接收器和軟件的成本很高,并且需要短暫的麻醉才能準確放置。臨床經驗表明,這項技術應該是安全的,患者從6至55公斤體重均耐受良好。膠囊位于食管遠端LES上方3至5 cm處,并附著(即穿通)至粘膜(圖7)。粘膜附著是通過使用真空抽吸和鎖定銷機制實現的。從傳送系統中釋放出來后,pH數據將通過連接在狗項圈上的接收器進行記錄,并指示主人保存日志,以記錄所有與GER有關的事件。接收器有可以單獨編程的所謂癥狀按鈕。出院時,主人會熟悉接收器,并知道如果狗顯示出相應的臨床體征,則按相應的按鈕。如果臨床癥狀在返流事件的1至2分鐘內發生,則認為臨床癥狀與反流之間存在關聯。 在人中,所謂的癥狀指數定義為與反流發作暫時相關的癥狀事件的百分比。 通常將50%的癥狀指數視為陽性。
        我們的結果反駁了微量胃酸會嚴重損害犬食道的假設。在健康的犬中,反流的次數(定義為食管pH值<4)和長時間反流的持續時間(>5分鐘)在96小時的過程中變化很大??偡戳髦形粩禐?0(范圍1-65),持續時間超過5分鐘的反流中位數為1(范圍0-4),最長反流中位數持續時間為8分鐘(范圍0-27)。pH值小于4的時間比例較低,通常在0%到3%之間,這些數字實際上低于已確定的人類正常水平(4.0%-6.7%)。具有可歸因于反流性食管炎的臨床體征的犬只的結果令人驚訝,因為在22只可疑犬中17只沒有表現出與臨床相關的反流發作,也無法建立所有者觀察到的臨床體征與反流發作之間的時間關系。盡管如此,與健康犬相比,具有臨床體征的犬的食管pH參數總體較高。這項研究的一個明顯的局限性是,只有7只健康對照犬的食管pH值記錄可用,因此,目前不存在比較食管pH值數據的可靠參考范圍。該研究得出的另一個結論是,在對食管炎進行治療之前,應盡可能排除飲食反應性腸病的鑒別診斷,因為這兩種疾病可能具有相似的臨床癥狀。自這項研究以來,我們已在臨床癥狀表明有食管炎的狗中頻繁使用該系統,但僅能在少數狗中檢測到異常的食道pH值。 實際上,僅靠胃酸抑制很少能完全解決臨床癥狀,并且大多數狗最終都能對飲食變化,益生菌和布地奈德有所反應。

        治療

        理想情況下,應針對食道炎的根本原因進行治療,消除誘發因素(例如口服藥物)非常重要。 如果出現慢性阻塞性上呼吸道問題,則最小化或消除阻塞的矯正手術也可以解決食管炎性病變,這同樣適用于裂孔疝。由于麻醉是食管炎最常見的病因,因此在麻醉患者中,尤其是那些已經有麻醉相關食管炎病史的患者,最好預防酸反流。大劑量甲氧氯普胺預處理產生了矛盾的結果,術前給予雷尼替丁也不能降低胃食管反流的發生率。雖然西沙必利和埃索美拉唑聯合麻醉前給藥減少了犬麻醉的反流發作次數,但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單獨給藥埃索美拉唑的效果較差,因為它只降低了反流的酸度,而不降低反流發作的次數。在貓中,如果在麻醉前18至24小時口服兩倍劑量奧美拉唑,則麻醉期間的食道pH可能會顯著增加,并且與安慰劑治療相比,麻醉期間沒有記錄到反流發作(定義為pH <4)。
        在治療可疑的反流性食管炎時,同樣的原則是增加LES壓力,同時抑制胃酸以防止進一步的損傷,并使食管愈合。在貓身上,實驗性誘發的食管炎減少了食管蠕動,降低了LES壓力,降低了食管清除率。隨著食管的愈合,這些變化是可逆的。與普遍的看法相反,口服胃復安并沒有導致狗LES壓力的顯著變化。在一項安慰劑對照研究中,僅給予西沙必利顯著增加LES壓力。懷疑食管炎的主要治療方法是胃酸抑制和硫糖鋁聯合治療。在犬和貓中,質子泵抑制劑(即奧美拉唑)與H2受體拮抗劑(雷尼替丁,法莫替?。┫啾?,對胃酸的抑制作用更好,因此認為其對治療與胃酸有關的疾病更為有效。
        建議每天兩次給藥(1-1.5 mg / kg),以最大程度地抑制犬和貓食管炎的胃酸。 在犬中的埃索美拉唑可能是一個例外,因為最近的一項研究中每天一次口服給藥也會導致胃內pH值充分升高。硫糖鋁是一種硫酸化雙糖的鋁鹽,是一種粘膜保護劑,與發炎組織結合形成保護屏障。它可以阻斷胃酸和胃蛋白酶在食管粘膜的擴散,抑制胃蛋白酶和膽汁的侵蝕作用。盡管其有效性的基本原理是基于在酸性環境中對裸露的粘膜表面的保護性粘附,并且犬食道環境呈弱堿性,但在臨床上,每天多次服用似乎可以緩解患者的不適感。在人中,高劑量硫糖鋁強化治療(前3天每2小時口服2克硫糖鋁,然后每天8次,每次2克,持續21天)已被證明有助于促進粘膜愈合和預防晚期腐蝕性食管炎的狹窄形成。EE已通過貓中的飲食抗原消除(即水解飲食)和犬的皮質類固醇成功治療。當存在狹窄時,狹窄可能需要食管食管擴張或球囊擴張。最近,在安慰劑對照試驗中,布地奈德口腔分散片是誘導EE患者臨床和組織學緩解的有希望的新選擇。改變生活方式是人們最初治療反流性食管炎的一部分,包括超重時減肥、避免在睡前吃零食和夜間抬頭。雖然這種療法憑直覺是有道理的,但目前還沒有關于小動物這種治療方案的數據。

        總結

        犬貓食道炎主要是由于食道長時間暴露于酸性環境導致的,而這種情況也有多種潛在原因。與人類的GERD相似,通常也懷疑功能不全的LES會引起臨床癥狀,但是目前尚不清楚這些臨床癥狀的有效性??梢酝ㄟ^食管活檢,食管無線pH監測或通過對劑量足夠的質子泵抑制劑進行的治療性試驗明確反應,在內窺鏡下確診。在不清楚的情況下不能對治療產生滿意的反應時,應懷疑慢性腸病,并應進行嚴格的飲食試驗。
         

        上一篇犬貓食道狹窄——包含臨床大咖的經驗之談

        下一篇返回列表

        国产精品videossex国产高清

          <track id="hrpl7"><strike id="hrpl7"></strike></track>

          <big id="hrpl7"></big>

              <ins id="hrpl7"></ins>

              <del id="hrpl7"></del>